888真人娱乐

韩毓海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韩毓海,男,1965年11月生,山东省日照市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曾任纽约大学东亚系访问教授,东京大学教育教养学部特任教授。入选中国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北京市新世纪社科理论人才百人工程、北京大学杰出青年人文学者。并获得第九届北京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第七届上海文学奖、第三届中国大学出版社图书奖优秀畅销书一等奖等。

 

 为什么要一起读马克思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中,马克思首次提出了“亚细亚所有制形式”这一重要命题。他指出:由于土地和气候条件与欧洲完全不同,中国的土地生产必须依赖公共水利设施,这种以公共设施为前提的生产方式,不仅构成了中国长期“大一统”的条件,也使中国成为一个“天然的共同体”。因此,现代中国的命运或者使命便是:为了维护这个古老的共同体,中国人民就必须为创造一个新的人类共同体而斗争。详细>>

 属于年轻人的马克思

    马克思的著作,是人类思想和社会科学的基石,对青少年来说,打好人生的基础,扣好第一个扣子最为重要。当然,马克思的思想和著作至大、至深,写一本供青少年阅读的马克思的书,正用得上一句格言:“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因为一切灿烂的乐章,都由栩栩如生的细节组成,而倘要理解伟人,我们自己就必须有一颗平常心。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能使马克思重返当世,进入孩子们的心中。详细>>

 

 国际金融危机与中国道路

    60多年前,在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同志曾号召全党从马克思主义出发,去研究中国历史,特别是中国近现代史,并对世界形势作出科学判断,以“进行一次马克思主义启蒙运动”。今天,我们同样需要从马克思主义和科学发展观出发,认识中国历史,特别是近现代史,并对当前国际局势作出科学判断,我们今天同样需要一次深刻、全面的马克思主义、科学发展观启蒙运动。详细>>

 新世界史观、 金融霸权与大国兴衰

    世界上并没有一条“普遍的”现代化道路,更没有一条所谓“三百年来共同的人类道路”。从而,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靠拷贝其他国家的发展模式、发展道路而取得成功。中国的当务之急不是去模仿和拷贝别人,而是必须去寻找一条中国道路。而中国能否取得成功,也端赖于能否开创出这样一条适合中国国情、有利于世界发展的道路。详细>>

 宪政与无产阶级国家

资产阶级虽然创造了宪政的政体,但并不是所有资产阶级都有能力施行宪政。从过去到现在,有许多资产阶级国家的宪政只是块招牌而已。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根本无力制约掌握政权的集团的胡作非为、也无力实现国家政权的长期稳定。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