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真人娱乐

刘建飞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副所长

    刘建飞,1982年毕业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师范学院政治系,获学士学位;198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系,获硕士学位;1993-1994年在英国伦敦经济政治学院政府系进修;1999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获博士学位;2003-2004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做访问学者。现为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副所长。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战略、大国关系、中国外交、美国外交。主要学术著作有:《美国与反共主义——论美国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外交》《民主中国与世界: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国际战略意义》《21世纪初期的中美日战略关系》等。此外,还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并为多家新闻性期刊和报纸撰写评论文章。

 

 

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加油

自2013年“习奥庄园会”两国元首正式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以来,虽然双方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如两国元首多次重申这个理念,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也将这个理念作为主题,但是怀疑、质疑这个理念的声音也一直不绝于耳,尤其是美国战略研究界。有人称这个提法只是中方提出的一个口号;还有人认为这个概念的内容充满争议。从学界的研究状况来看,美方显得沉寂一些,双方明显存在温度差。更让人担忧的是,近两年来中美两国在网络安全、南海问题、香港问题等方面的纷争,特别是美国对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纵容,使人感到现实中的双边关系正越来越背离新型大国关系的方向。新型大国关系这个美好的理念极有可能因缺乏动力而成为空想。详细

坚守世界进步方向

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之所以意义重大,值得纪念,不仅是因为中国人民结束了长达14年受日本军国主义蹂躏的历史,免除了亡国灭种的危机,更在于它是国际反法西战争胜利亦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最终标志。二战作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也最为惨烈的战争,最终以反法西斯阵营的完胜而告终,不仅使人类历史避免了一次大倒退,而且还为世界进步创造了良好的契机。详细

 

美国重返东南亚背景下的南海争端

长期以来,在“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方针的指导下,中国与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都和谐相处,在领土海洋权益上的纠纷都得到有效控制,《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也得到了较好贯彻。自美国宣布实施“重返亚太”战略并将“重返东南亚”作为该战略的重要一环后,南海就失去了以往的平静。个别南海争端国试图借助美国力量平衡中国,谋求固化其对侵占岛礁的“主权”,甚至进一步扩大在南海的权益,从而引发几波“南海危机”;美国不仅在外交上放弃过去的“不介入”立场,一再公开偏袒其盟友或“伙伴国”,站在中国的对立面,而且还不断强化其在这一海域的军事存在;域外其他大国,特别是日本,也开始以更积极的姿态“搅混水”。南海局势突转复杂。详细

新型国家间关系:竞争中合作

由于国际矛盾错综复杂,冷战后的大国关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已经不存在截然的敌对关系,在竞争中合作是当今大国关系的基本形态。一方面,传统的民族国家之间的利益差异没有消除,大国间存在着竞争关系;另一方面,大国之间的共同利益越来越多。“9·11”后形成了两个竞赛场:一是包括大国在内的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共同面临恐怖主义威胁及其他全球性问题;二是大国之间争夺战略、经济、政治等方面利益的竞争仍然相当激烈。详细

中期选举后的美国政治与外交

在美国,能举国参与的政治活动,除了四年一度的大选,就当属两次大选之间的中期选举了。由于国会的全部众议员和三分之一参议员要在中期选举中改选,其结果会导致国会两院的政治力量结构的变化,从而影响之后的府院之间的权力结构和关系,所以民主、共和这两大党都非常重视中期选举。今年的中期选举于11月5日尘埃落定,结果是共和党大获全胜,不仅加强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而且还从民主党手中夺回了对参议院的控制权。选举结果使奥巴马成了美国媒体戏称的“跛鸭总统”。然而,成了“跛鸭”并不等于总统生涯的完结,奥巴马的第二任期只过去一半,他会充分利用余下两年的时间,审时度势,积极进取,为自己的总统履历多增添点光彩。详细

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战略意义与现实基础

根据“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内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是指普通大国之间的关系,而是特定地指向崛起大国与霸权国之间的关系。如果是指向普通大国关系,那么上述三条内涵就没有多大意义,因为有些大国关系(比如中俄关系)已经具备。2013年3月,在习近平主席访俄时两国签署的《联合声明》中写道,“双方基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历史经验和实践”,呼吁“建立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新型大国关系”。这表明,在中俄两国领导人看来,两国已经有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历史经验和实践”,他们是在呼吁其他大国也积极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做贡献。详细